温落

佛系更文,大概是脾气还可以

祝我生日快乐

渴望得到一个洋洋

【镜花水月梦一场】10

#晓薛#
#不定期更新#
#ooc大如山#






————————ooc——————————————


两人就这样对着,谁也没有打破沉默。

  房间里很安静,一碗药冒着丝丝热气,清苦的药味弥漫在房间中。

  晓星尘开口打破了僵局:“你是不是看不见了?”

  晓星尘的视线落在薛洋的脸上,眼睛已经因为失明失去了神采。

  薛洋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不好。他知道我看不见了,还是先开溜为妙。

  薛洋借着被子的遮掩,伸手便去摸自己藏在身上的传送符,左摸右摸也找不到,再仔细一摸衣服的布料。

  不是自己的衣服。

  薛洋心想:应该是被换了衣服,晓星尘到底是怎么想的。

  晓星尘自然是看到了薛洋的小动作,便道:“你的衣服湿透了,我给你擦了擦身子,换上了我以前的旧道袍。不用担心,你的东西我也没有动。待你恢复后,自然会归还给你。”

  “啧,麻烦。”薛洋将头一蒙,被子一裹,背对晓星尘躺着。

  心想:他既然把我救回来,那么他现在就不会着急马上害我。养好病了再开溜。只是……这种场景似曾相识。但是就是想不起来到底在那里了……嘶……头疼……

  晓星尘看着床上将自己裹成一个茧的薛洋,端着一碗药有点无奈。

  晓星尘轻轻地拍拍床上那一坨不明物体,道:“先别着急睡,我给你熬了一碗安神的药,把药喝了在睡就不会做噩梦了。”

  “不喝,苦。”薛洋似乎将被子裹得更紧了。

  “不可以,喝完之后,我给你一颗糖,含着就没有那么苦了。”

  薛洋在心里暗暗嫌弃,这种哄小孩的口吻是什么鬼,还真把他当成小孩子了。

  晓星尘轻柔地将薛洋头上被子揭开,然后扶起薛洋,将药递到他手上。

  薛洋倒也没有反抗,反而笑嘻嘻的说:“道长,既然要救我,又知道我现在已经看不见了,就不打算喂我?难道不怕我洒了?还是……我长的好看你喜欢我啊?”

  晓星尘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不。”

  “切,不喜欢就不喜欢呗。”薛洋倒也不介意,反而将药一口气喝完了。

  晓星尘说完的那一刻就后悔了,但见薛洋神色并没有什么不快,便放下心来。

  “苦。”薛洋只是皱着眉,吐出一个字来。

  晓星尘站在一旁,看他喝完药后便把一颗糖塞到他手里。

  薛洋感觉到手心被人塞进一颗圆溜溜的东西,想到晓星尘那句“喝完药之后吃一颗糖就不苦了。”就忍不住发笑。

  晓星尘把他当成什么了?一颗糖就可以拐走的小孩子?切,开玩笑,同样的错误他可不会再烦第二次。

  薛洋虚握那颗糖道:“小道长,你既然说我们以前认得,那我就不跟你绕弯子了,我这个毛病,过了今天就会好了。所以你不必把我留在这里。我还要去找一个人。”

  晓星尘愣了愣,近乎固执的说:“我要跟你一起去。”

  “不行。”薛洋低头把玩着手里的糖,闭着眼似乎是在思考什么。

  “可……”

  晓星尘刚开口就被薛洋以调戏的口气打断了。

  “小道长,你这么想要跟着我,是不是喜欢我啊?”

          “没有。”

           但是肉眼可见,晓星尘的耳朵红了。

【镜花水月梦一场】9

#晓薛#
#不定期更新#
#ooc慎入#














——————————ooc————————————

  “道长的故人?不对,我看是心悦之……嘶……”小贩还没说完就被身边的人不轻不重的掐了一下“你干什么?”

  其实也不怪小贩有这样的想法,因为晓星尘眼里满满的爱都快溢出来了。

  晓星尘的眼神黯了黯。

  是心悦之人吗?可我明明应该很恨他,恨他,恨我自己。

  薛洋带着疼痛昏睡过去了。

  但似乎是梦到什么不好的东西,冷汗密布在额头,口中还呢喃着“别走”“回来吧”之类的字眼。

  小巷到客栈之间的路途并不长,但是晓星尘却感觉无比的长,他在一路上听清了薛洋的一句呢喃。

  “我心悦你。”

  晓星尘心里泛起一种莫名酸涩的感觉。

  在安顿好薛洋之后,晓星尘专门去寻了薛洋以前喜爱的糖果。

  在晓星尘端着一碗安神药推门进来的时候,薛洋醒了。

  薛洋听见声音,连忙裹紧被子,缩到角落,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暗道:糟了,怎么这个时候发作?还没有办法了,只能等我恢复了再说。

  他装作紧张兮兮道:“我身上可没有什么可以卖的,我没有亲人,所以也别想有人来赎我。我身上还有毒,你碰了就死,所以你也别想杀了我。”

  “薛洋,是我。”晓星尘看着床脚戒备的人无奈道“晓星尘。”

  “晓星尘?没听过,不懂,什么玩意儿?”薛洋一头雾水道。

  晓星尘倒也不生气,耐心的跟薛洋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就了薛洋:“我看到你晕倒在街上,我就把你带回来了。我们以前是认得的,还一同夜猎过。”

  晓星尘将手中熬好的药端到薛洋面前道:“我们还一起生活过很久,你很喜欢吃糖,还有一把佩剑降灾,你还曾经在金家当过客卿。来,把安神药喝了,喝了你再睡一觉,会好很多。”

  薛洋摇了摇头,眼睛眨也不眨道:“你叫晓星尘是吧,我当过金家客卿,这些你都可以打听得到,我凭什么信你?我不喝。”

  虽然嘴上这么说,薛洋心里却对晓星尘有一股莫名的信任。

  晓星尘发现了有点不对劲的地方,从他刚才进来,薛洋好像一直睁着眼睛眼珠都不动一下。

  晓星尘伸出手在薛洋眼前晃了晃,薛洋也没有任何反应。

  薛洋可能看不见了。

  “怎么啦,走了?”薛洋没有听到晓星尘说话,疑惑道,“你说我们认得,但是我根本不记得你,难不成我失忆了?”

  “我在,应该是的。”晓星尘说完便陷入了沉思。

  薛洋也没有再接话。

 

很抱歉,这个号子以后更新随缘

大家还是别抱太大的期待

近几天来,看到了很多言论(再加上个人的心理因素)

我很讨厌那种动不动就挂人的人,我也不希望我变成这样的人

我个人也思考了很多,决定养老

所以更新会随缘,你们的点文会写

摸鱼🐠使我快乐

【晓薛】我是谁

1.

我是一团鬼魂,由于不知道什么稀奇古怪的原因,我失忆了。

我不知道我从哪里来,要去哪里。

但是我心底有一个声音告诉我,我应该留在这里。

我似乎是在等一个人。

2.

在我刚有意识的时候,人们见到我都是惨叫一声然后晕过去。

后来,人不知为何越来越少,可能是因为风水不好吧。

忘记说了,我看不见,但是对周围的感知却十分灵敏。

3.

不过后来我知道了原因。

是一个少年干的。

4.

他说他是为了解恨。

我不信。

因为,他杀人的时候都是什么活都不说的。

他平常都是很爱说话的,至少跟我在一起是时候是很爱说话的。

如果真的是为了解恨,至少总会说点什么话,但是他从头到尾什么话都没有说。

在他杀完人之后,总会沉默一段时间,然后洗干净自己身上的血,才会开口说话。

5.

我永远记得我跟他相遇的那天。

那天是个阴天,因为我没有感觉到阳光的灼热。

虽然成为鬼魂的时间不长,但是对义城天气很少有好的时候这种事已经见怪不怪了。

他是唯一一个见到我没有大叫或者晕过去的人。

他反而觉得很有趣。

我能清晰的感觉到他的目光在我的身上哦不是我的魂魄上来回的打量。

然后他嗤笑一声,开口道:“小东西,你胆子挺大啊。”

“小孩子,你的胆子也挺大啊。”我毫不客气的回了他一句。

“哎呦我的妈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听完我说的话之后,他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咳咳……”他似乎是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小东西,我不杀你留你一命,就当是找个乐子。”

随后,他拍拍身上的尘土,起身离开。

6.

在那之后,我就一直在第一次和他相遇的那个地方等他。

他也经常来找我玩。

其实也说不上玩,就是纯聊天。

我失忆了,什么也想不起来,既然他不怕我,我为何不借机了解一些东西呢。

7.

他叫薛洋。

8.

他给我讲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故事中的人一直喜欢一个人,被喜欢的那个人叫晓星尘。

9.

故事中的人正在努力的尝试所有办法去把晓星尘的魂魄拼起来。

但是,没有用。

10.

有什么用呢?

人的魂魄都已经碎成那个样子了,救不回来的。

即使回来了,也活不长。

有什么用呢?

11.

他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很悲伤,平时很轻快的声音也变得沉重了起来。

那句“有什么用呢”像一口气,卡在我的胸口,要上不上要下不下,十分难受。

难受到我把安慰他的话都给忘光了,只剩下一句“逝者已逝,请节哀。”干巴巴的反复讲给他听。

12.

我想,那个故事里的人一定就是他吧。

13.

再后来,他也渐渐地很少来找我玩了。

来了也只是静静地坐一会,劝我两句“尽早入轮回”“天地万物,自有轮回”之类乱七八糟的,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从前的他,从来不劝我去轮回。

如果不是他还记得以前的事,我就会以为他被夺舍了。

后来,他就没有来过了。

14.

就这样恍恍惚惚的过了几年,义城的人越来越少,他也越来越不像我当初认识的他。

直到,那一群人的到来。

15.

那也是一个阴天,他反常的来找我聊天。

16.

“你想恢复记忆吗?”他开口说话,声音微微有些沙哑。

“想。”

“那好,你一定不要离开这里。”他的声音很平静,丝毫波澜都没有。

“恩。”我有许多问题想问他,但是还是忍住了。

算了,恢复记忆之后再问也不迟。

17.

他回城后不久,一群人就闯入义城。

一柱香后,又有人进来了。

里面喧闹了好一阵子后,他们便悠悠闲闲的出来了。

我有点担心他,因为我听到了打斗的声音。

还有,他撕心裂肺的那句“还给我。”

18.

义城的云散了,阳光照在身上很疼。

19.

我恢复了记忆。

20.

我叫晓星尘。

今天逛展子XD
开心
边江声音真好听
夏侯落枫超级温柔的
去晚了没有抢到边江海报

大概是最近画画的合集

p1是儿子

p2大概是摸鱼

p3是太热了我脑壳热坏了的产物

p4是自己的人设(大概XD

数学使我疯狂(并不

马上放暑假了

要恢复更新了

【晓薛】我会等你的

大概是个520的粮

非常抱歉

我的文还没有修好

就是诈个尸XD

一发完













ooc,ooc,ooc


OK?



go!

—————————————————————————————




“薛洋,你?”

“对,晓星尘,我心悦你。”

薛洋低着头,望着晓星尘的衣角,那里有一个线头在晃动。

他心想:下回要给他把衣服上的线头修一下。

“嗯,我知道。”

“你知道?”

“恩,我也心悦你。”

接下来便是拥抱和欢呼的声音。

“晓星尘,没想到你居然把它录下来了。”

薛洋有点调笑的意思。

“其实那天也不是很美好。天气很热,心情不好,但是有冰激凌有你啊。因为有你,对不对啊?”

薛洋笑着说,眉眼间都带着对以前的怀念。

但是晓星尘一点反应都没有。

薛洋突然觉得晓星尘白色的衣服有点太白了,白的有点刺眼。

“今天也是520,天气也刚刚好,不冷不热。我们在一起已经八年了,你不打算起来陪陪我吗?”

薛洋盯着晓星尘的手。

晓星尘的手很修长,节骨分明,无名指上带着一枚戒指。

戒指是晓星尘送给薛洋的,是一对。

这是在他们在一起两年后晓星尘送的。

为了这对戒指,晓星尘在一个定制戒指的店子里泡了一个星期才做出来。

为了送这对戒指,晓星尘还特别用心地布置了烛光晚餐,将戒指藏在装着红酒的高脚杯里。

但是,薛洋并不喜欢这种有点涩的红酒,差点转手就把它给倒进了洗碗池里。

不过最后还是给薛洋戴上了戒指。

只是,隔壁家的阿箐在知道这件事之后,嘲笑了薛洋一个星期。

可是,现在回答他的只有沉寂,死一般的沉寂。

“喂,晓星尘,你倒是回答一下我啊。”

薛洋盯着晓星尘的脸有点不耐烦的说。

晓星尘是属于长得很耐看的那种。

他的的睫毛很长,阴影投在脸上,显得他的脸更加苍白。

“晓星尘,既然你不打算陪我,那我就陪陪你好了。”

薛洋握起晓星尘的手,贴在脸颊上。

虽然手没有任何动作,但是依稀可以感觉到传递来的温暖。

“晓星尘,你什么时候醒来啊?”

薛洋趴在床边,看着仪器上的数字平稳的变化。

“不过没关系,我会一直等你的。”

阳光透过窗户,撒在窗边的花束上。

在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跟仪器运作的声音。